2009年4月15日 星期三

廟會

媽祖的生日快要到了,各地的廟宇都在準備著慶典活動。

屏東老家的「媽祖生」慶典,每三年舉辦一次大型慶祝會,所有從村內寺廟分出神靈的其他各地寺廟都會在當天一起加入這場盛會。全村繞境的隊伍從家門前通過的時間,通常都會長達好幾十分鐘。除了廟會慶典之外,當日晚上幾乎各家各戶都會辦桌請其他地方的親朋好友來吃飯。每每想到往年的那些慶典,拜拜的準備、震耳欲聾鞭炮聲、各種有趣的聲音、晚上與諸多親戚朋友共聚熱鬧…,種種情境都會浮現在眼前。

最刺激的要屬於「跑轎」,那是各鑾轎要靠近廟前的一種儀式,轎子與抬轎的人會一起全速往前衝,刺激地讓看的人緊張興奮,有時幾乎會要捏把冷汗。除轎子的儀式不同,乩童、七爺八爺、各鼓隊、舞隊、舞龍舞獅等,距廟前幾十公尺處也會開始以不同的方式來接近地主廟。

前日才從老家回到淡水,礙於工作的關係,今年的三年一次的大拜拜我也無緣參加,多年未參與盛會了,難免有些小小的遺憾。

然而就在今天,在中山路華南銀行前,看到了一個比較小型的「媽祖生」前所作的活動。一開始我還被標示著三重某某宮的鼓隊渾淆了視聽,後來才從店家口裡以及他們拜拜的桌子知道了是媽祖廟的活動。

初見鼓隊敲著大鼓,鼓聲隆隆作響時,便不禁地笑出聲。

也在這時徹底恍然大悟:原來,我就是在這種廟會文化的薰陶下長大的(住媽祖廟旁三棟屋子遠的地方…,而且超愛在廟會時擠到廟前湊熱鬧的),所以,非洲鼓儘管我單手打出來的節奏…,也會跟今天所聽到的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唉~)。

難怪,有天晚上與一群朋友在漁人碼頭的戶外表演場玩樂器、唱歌跳舞時,有個朋友在我很爽的敲著鼓時說:「Puja打的好像廟會ㄛ…」(我哩咧),還開始學七爺八爺亂跳一通。

原來...小時候的環境真的影響我們很大…(無言…加無奈。想到“非洲人聽到我的非洲鼓”時就更無奈…)。

1 則留言:

Sue O'Kieffe 提到...

i left a comment for you on my blog regarding mandala making. i hope you se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