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5日 星期四

大陸紀趣1--“青山綠水”放鞋櫃?!

語言的口音所能造成的誤解,有時真會讓事實變得天差地別呢,運氣好的話,是會讓講與聽的雙方都開懷大笑啦。

十一月初去大陸時,發現了一種茶,不只名字美,連泡開後的形狀與顏色都是那麼奇特。

青山綠水,茶如其名,在透明的水杯中,一葉一葉捲曲成了小蠶寶寶般的形狀,茶水極淡的綠與茶葉的翠綠搭配在一起美極了,清淡的茶香讓人喝起來心曠神怡,第一次喝它就大喊驚艷,同行的友人中便有人向餐廳問問是否能割愛一點,讓我帶回台灣,遺憾的是,服務員尋問過主事者後委婉地說“沒有了”,我心裡便想「隨緣吧,待我去逛街幫朋友買燙傷藥時再找找」。

後來一直沒有機會問到此種茶,連真的去深圳的東門買燙傷藥時,也因為多兩位朋友同行,多做了一兩樣本來沒計畫的事,再加上東門響負盛名的“扒手多”,讓我在一開始皮皮挫後就忘了青山綠水了。

由於此行受到朋友們的諸多照顧,因此當我最後一天一早,與這對香港朋友從深圳的皇崗口岸離境時,便提議要招待他們吃飲茶。點完了想吃的食物坐定後,這位先生就離座,我以為他要去小解,所以不以為意,繼續跟她太太聊著。當他回來手上多了一個紙袋說「青山綠水送你」時,我講到一半的話停在那,驚喜的看著他不知怎麼反應,只能不斷輕呼謝謝、謝謝,想站起來抱抱他,又想“吃完再抱吧”,手裡拿著筷子驚喜到拿不定主意,左右遲疑了一下,在口裡又吐出謝謝後,就忍不住站起來抱住他以表達我的感謝與驚喜。

當我們再次坐定後,他說話了:「回去後要放鞋櫃」,「鞋櫃?!放鞋櫃!?」我眼睛張的特大充滿驚訝的直呼,心裡想「不會吧,過期咖啡或咖啡渣放冰箱可以除臭我是知道,但是這是我要喝的茶耶,莫非放鞋櫃會有同樣功效,還會讓茶更好喝?!」只是怪噁心的吧。

這時他急了起來,手比出方方的形狀,一層一層的樣子,我更驚訝了:「鞋櫃?!」幾秒鐘後,他好不容易吐出一句話:「Refrigerator」,我愣住了,一臉疑惑,他太太出來解圍了,她解釋:「在香港我們叫雪櫃」。我的天啊,頓時我們三個都爆笑出聲,而且久未能停。

語言文字在此行中所製造出的笑料,這次是最好笑的一個,而且我想從今以後,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在香港,冰箱叫做“雪櫃”。